返回美文阅读网首页
首页 > 爱情小说
流泪的黄书包

  肖珂和哥哥肖峰一起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他们兴冲冲跑回家,肖珂心想妈妈一定会开心地给她一个拥抱。

  妈妈看着鲜红的通知书却没有半点喜色,双眉紧蹙,半天没有说话,许久,突然拿起肖珂的通知书,咬着牙一下子撕成两半。

  肖珂一把抓住妈妈的手,惊愕的瞪大双眼:“妈,您这是要干嘛?”

  妈妈泪流满面地说:“珂儿,不是妈狠心,妈很希望你们兄妹俩都有个好前程,实在是妈没能力供你们俩。”

  肖珂痛哭着说:“妈,爸爸去世的时候不是留了十万吗?”

  妈妈闭着眼睛,啜泣着说:“珂儿,那是给你哥将来结婚用的。”

  “妈,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,您为什么这样偏袒着哥哥?”肖珂歇斯底里地哭喊着,捡起撕成两半的通知书跑出了家门。

  肖峰追出去,肖珂已经没了踪影。他转身问妈妈:“妈,你为什么不让妹妹去?我们可以申请学生贷款,还可以勤工俭学。”

  妈妈泪流满面地说:“一个女孩子念那么多书有啥用?嫁了人还不别人家的。”

  肖峰激动地说:“妈,都什么年代了,你怎么还那么古板?您要这么说,这大学我也不上了。”

  肖峰拿起通知书就要撕,妈妈一把夺了过去:“你要是撕了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  肖峰扑过去抱住妈妈,哽噎着说:“妈,您这是让我愧疚一辈子啊!”

  肖珂昏昏沉沉的一口气跑到镇上,盛夏的风如热浪般灌进她的脖子,很快肖珂就汗流浃背,泪眼迷蒙,不知道自己该落脚何方。

  走到一个巷子口,她抬头看见一家小饭馆,心想,先吃点东西再找住处。

  肖珂走进饭馆,要了碗面,坐下后拿出撕成两半的通知书,心如刀绞,泪水如决堤般,“哗哗”顺着脸颊流下来……

  “肖珂。”突然有人叫她。

  她赶紧擦去脸上的泪水,回头一看,一个眉目清秀的小伙坐在她后桌。她看着那人,觉得很面熟,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:“你是……”

  那人微笑着说:“大才女,这才几年,你就把我们这些无名小卒给忘了?”

  肖珂猛然想了起来:“你是刘忻阳?”

  “算你还有良心。”刘忻阳说着,坐到肖珂这桌来。

  肖珂问道:“我听说你初中毕业以后在省城发展,怎么在这里?”

  刘忻阳说:“是的,我开了个饭馆,来这边招几个服务员。对了,我听过你考上大学了,什么时候走?告诉老同学,到时候去给你贺喜。”

  肖珂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,她长长地叹了口气,拿出撕成碎片的通知书说:“别提了……”

  刘忻阳惊奇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肖珂泪眼婆娑地说:“我和我哥一起考上了大学,我妈只让我哥去,把我的通知书撕了。”

  刘忻阳安慰她说:“肖珂,或许阿姨有什么难言之隐,你应该问问清楚。”

  肖珂气愤地说:“有什么难言之隐,不就是重男轻女嘛!我不回去,就是死在外面也不回家。”

  刘忻阳看着肖珂伤心欲绝的样子,一时间不知怎么安慰她。沉默了片刻,刘忻阳问:“肖珂,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  肖珂看着窗外,眼神迷离地说:“我现在身无分文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  刘忻阳在学校时,就暗恋着肖珂。可那时候,肖珂是班花,是高材生,他不敢奢望,只能远远的看着她,把那份爱深深地埋在心底。现在肖珂就在眼前,但他不想趁人之危,更不忍心看着心爱的人痛苦,他要帮帮肖珂。于是,他试探着问:“肖珂,你……要不,你暂时去我的饭馆干着,过段时间再说。”

  肖珂摸了摸口袋里仅有的零钱,心想:现在恐怕也只有这一条可行之路了。她说:“好吧,我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。”

  刘忻阳安慰着:“肖珂,不要这样消极,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  刘忻阳带着肖珂,来到他的饭馆。

  肖珂本以为刘忻阳开的只是家普通的小饭馆,到地方一看,天哪!这哪里是饭馆呀?简直就是星级大酒店。一栋坐落在黄河岸边的三层小楼,古朴典雅的装潢,舒缓悠扬的古典音乐,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  刘忻阳带着肖珂走进去,一位年轻漂亮的服务员过来问:“刘总,您回来了!”

  “回来了。去,把财务室打扫一下,这是我们新来的财务总监。”

  女服务员走了,刘忻阳微笑着说:“走吧,我的财务总监。”

  肖珂怔怔的看着刘忻阳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财务总监,这会听清楚了!”刘忻阳故意加重语气又说了一边。

  “不行、不行,我还是做个服务员吧!”肖珂百般的推辞着。

  刘忻阳拍了一下肖珂的肩膀,说:“我不会大材小用的,我相信我的眼光,更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  肖珂看着刘忻阳那不容置辩的眼神,默默地跟着他上了三楼的财务室……

  肖珂不愧是理科尖子生,她所做的每一笔账目都清晰明朗;她还处处节省,将饭店的开支压缩到最低,这两个月来利润相当于前半年的。

  刘忻阳很高兴,他来到财务室给了肖珂5000块钱的奖励。

  肖珂却拒绝了,她把钱放在桌子上说:“忻阳,这钱我不能收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  刘忻阳固执地说:“肖珂,如果不是你计精打细算,节省开支,这两个月收入不会那么高,生意越好浪费越多。这是饭店给你的奖励,不是我个人的意愿。”

  “可是,我也没做什么呀!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。”肖珂继续推托着说。

  刘忻阳话题一转说:“肖珂,我想你应该实现你的梦想,去上大学。学费我先给你垫上,算我借给你的。不过,我有条件的,你必须兼职做饭店的财务总监。”

  肖珂傻愣愣地看着刘忻阳,许久,她问:“你这是可怜我?”

  刘忻阳握住肖珂的手说:“肖珂,你千万别这么想。其实,我刚遇到你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,只是我怕你拒绝,没对你说明白。能考上理想的大学,是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,我已经无缘踏进大学的门槛,你既然考上了,怎么能擦肩而过呢?去吧,不要有什么负担,你是用自己的劳动所得,不是我的施舍。”

  肖珂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,她哽咽着说:“忻阳,我明白你的心意,我在你这里工作,你给了我最好的条件,我已经很感谢了。我现在就想好好的工作,报答你的知遇之恩。”

  刘忻阳很想说:肖珂,我爱你,我甘愿为你付出一切。可是,他忍住了,他怕肖珂有顾虑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肖珂,我也是急需用人,谈不上什么感恩。好在学校就在本市,你可以一边上学,一边来我这里打工,星期天过来给我核算一下,两不耽误,你看行吗?”

  肖珂看着刘忻阳热烈的注视,她很明白刘忻阳对自己的那份爱恋。只是她把这份情感压在心底了,她也想勤工俭学完成自己的学业。但她没想到刘忻阳已经给她做好了安排,她感激不已,猛的扑进刘忻阳的怀里失声痛哭。

  刘忻阳抚摸着肖珂柔弱的肩膀,他心里有万般柔情,此时此刻他压抑着,尽量使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。

  过了一会,肖珂平静下来。她擦去脸上的泪水,不好意思地说:“忻阳对不起,失态了。”

  刘忻阳微笑着说:“没事,我们是好朋友,是哥们,我的肩膀宽厚,你要是累了就靠一靠。”

  肖珂噗嗤一声笑了,刘忻阳也笑了。

  肖珂如愿的走进了大学校门,每周周末她都回来核算饭店的账目。她跟刘忻阳的关系也在不断的升温,只是两人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  国庆节放假了,肖珂想回饭店,走到半道她想给刘忻阳买件礼物。

  于是,她走进一家商场,千挑万选选中一件紫砂壶水杯,开心地走出商场。突然,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婆背着一大孔纸皮把她手中的杯子打翻在地。她抬头一看惊呆了——竟然是妈妈,她赶紧躲了起来。妈妈低着头背着纸皮吃力地向前走去。

  肖珂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她想着追上去,但她没有,她止住了脚步,她看着妈妈慢慢远去的背影,心想:您不是一直偏袒儿子吗?我一定要活出个人样给您看。想到这里,她忽的挺起腰杆走向饭店。

  刘忻阳看她脸色不好,便问:“肖珂,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

  肖珂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情绪,苦笑着说:“没事,好着呢,可能昨晚没休息好吧!”

  刘忻阳不放心的摸了摸肖珂的额头说:“真的?那你就好好休息。”

  肖珂就这样往返于学校和饭店之间,转眼四年的大学生活结束了,她也没去找工作,自然而然地和刘忻阳结了婚,扩大了饭店的规模,事业做的蒸蒸日上。

  这天,饭店里有几家婚宴,一楼二楼里已座无虚席,只好把三楼会议室腾出来,作为临时餐厅。

  会议室在财务室隔壁,前来贺喜的人说说笑笑,异常的热闹。肖珂不喜欢吵闹,她想出去走走。走到楼梯口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对面走过来,她忍不住失声叫了一声:“哥。”

  肖峰听到有人说话,抬头一看,吃惊地瞪大了眼睛:“肖珂,真的是你吗?”

  肖珂疾步过去抓住肖峰的手说:“哥,是我。”

  几年不见,兄妹俩相拥而泣。许久,肖珂止住哭声,带着肖峰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
  肖峰问道:“肖珂,这些年你一直在这里上班吗?”

  肖珂拿出自己的毕业证说:“哥,我大学毕业了,这饭店是我和我老公开的。”

  肖峰看着肖珂的毕业证,泪水唰的就下来了,他说:“妹妹,对不起,一切都是我造成的。”

  肖珂长长地叹了口气说:“哥,怎么能怪你呢?这都是命,谁让我是女孩子呢!”

  肖峰环顾了一下肖珂的房间,看到她现在的生活,多少有些欣慰。他说:“你走了以后,妈找遍了附近的乡村和城市,她老人家眼睛都哭瞎了,我想把她接过来,可她说万一你回去找不到家了。妈去年走了,走的时候一直叫着你的名字……”

  肖珂听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失声痛哭起来……

  第二天,兄妹俩回到老家。肖珂一进门就看见妈妈的遗像,正对着她微笑。她看着妈妈,眼眶里噙满了泪水。

  肖峰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黄书包交给她说:“这是妈留给你的。妈说要我如论如何都要找到你,亲手交给你。”

  这是肖珂背过的最后一个书包。她接过书包打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用塑料布层层包裹起来。她颤抖着双手一层一层的掀开,是一沓一沓的钱,百元的,有五十的,更多是零钱,用橡皮筋扎在一起。下面还有一封信。肖珂打开信,只见上面写着:“珂儿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或许妈妈已经走了。妈知道你恨妈妈,可是妈也是没办法。你刚出生你爸嫌你是个女儿,就把我们娘儿俩赶出家门。那时,你大妈生下你哥大出血死了,你大伯是个退伍的残疾军人。大伯看着我们娘俩可怜,就收留了我们,为了躲开别人的闲话,我们搬离了老家,来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。你大伯去世时说要我照顾好你哥,那十万块钱是大伯留给你哥的,我不能用那钱供你上学。这是妈捡垃圾攒下的八万块钱,是妈对你的补偿……”

  肖珂看完,捧著书包扑通一声跪在妈妈的遗像前嚎啕大哭,泪水像决堤的口子狂泄奔流,跌落在书包上,渗透了这个盛满母爱的黄书包……

上一篇: 繁花落幕 下一篇:菊次郎的夏天
美文阅读网